【翻译】Shaw是否是个浪漫绝缘体讨论之二三事

要看无限宠根!

Traaaaaaa:

标题放不下题目全文我直接胡诌(呸)了。原题目为


         In which shaw is not aromantic, but she is a romantic. 


超级有趣的一篇日常小甜饼。豆豆试图了解LGBTQ。八卦到死的四叔。被锤宠到得意到飞天的阿根。


原文地址   作者:brightly_brightly 


授权:(thank you brirghtly!XD)


有错误恳请指出。谢谢。




【关于aromantic,urban dictionary上的解释为One who lacks interest in or desire for romantic relationships.


wikia上的解释为An aromantic is someone who does not experience romantic attraction。


同asexul同理,所以此处理解为不知浪漫为何物,无法体会。后文直接用aromantic不翻译。】




“到底什么是aromantic?”Fusco坐在电脑前咕哝。


Root在咬苹果的间隙里凑过去靠上他的肩膀看了一眼,他面前的网页充斥着滚动的彩虹和大量明亮的图案。




“Lionel,钻研你的LGBTQ+术语呢?真好~”


“是啊,我儿子进军了戏剧界,他可能迟早变成Gay,我得做好准备。”


“感觉不太有用。”Root咯咯一笑。


“哈,我们走着瞧。但我搞不懂这些是在说什么,我知道基本知识,但有些东西实在是一派胡言,什么是Poly?什么是ACE?还有这个?”(注1)


他再次指向了‘Aromantic’。




Root暂时消停了她对苹果的狂热,”aromantic就是一个人想和你做各种床笫之欢,但他感觉不到浪漫。”


“搞关系?”(注2)


“唔,也不算,更像是不容易产生浪漫情感/行为/关系,但并不一定和性,友情….或者其他…互相影响。”Root皱眉看着她的苹果,不确定她的解释是不是足够清楚。


“噢,我知道你懂的。”




Root皱皱鼻子“得了吧,Lionel。我可不在那几个字母(LGBTQ)里。”


“不是?”Lionel嘟哝着每个字母背后的含义,试图弄清楚Root为什么不承认她是个L(lesbian),或者B(bisexual)。


“我是个‘N’。”


“这里可没有N。”


“N是….不挑剔。”


在他心里,那某人就是BS,BS是Banging Shaw。




他呵呵一笑,“好了,水果甜甜圈,如果你是N,那小型黑旋风毫无疑问就是aromatic了。”


“唔…..”Root继续嘎吱嘎吱啃着苹果,摇了摇头,“你可以在任何条件下成为一个aromatic,它就像个辅助功能。但不是的,Shaw不是aromatic。”


“哦,你是对的,我看见她给你买花带你约会了。”


Fusco咧着嘴,想象Shaw盛装打扮让Root拉着她去野餐,或者出现在某个地方送花给她活泼的小精神病伴侣。


 


“Shawwwwwwww!”Root喊道。


Shaw和Bear出现了,Bear嘴里咬着某种骨头,Shaw则赤脚裹着一件灰色连帽衫(从袖子的长度来看,很可能是Root的)正忙着揉醒朦胧的睡眼。


“真棒,你打断了我36小时以来第一次小睡。”




“Shaw,我们成为一对以来做过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Shaw停住了脚步迅速移开了目光,Fusco则飞快地来回打量着两位女士。


“你认真的?”Shaw揉了揉后颈,“你就为了这事儿把我叫醒?”


“Fusco中伤了我们制造深刻有力的浪漫的能力。”


Root对着Shaw十分夸张的撅了嘴,“告诉他他错了。”


“好吧,Root。”




Shaw对着他们扬起了她骄傲的下巴,她瞪着他们。Fusco发现很难把这样的她当一回事---她的马尾散乱,不合身的衣服让她像个袖珍的愤怒精灵。




“我们做过最浪漫的事是有一次你闯进了我公寓,但我正在等你,我准备了蜡烛和特别的手铐,我们---”


“这是第二浪漫的!”Root打断了她,“他不需要知道这个。”


Shaw耸肩,打了个呵欠。




“哈,无所谓。我想是我们第二次约会的纪念日上,你订了个蛋糕,把它装饰成了刚使用过的泰瑟枪,我们看了我们最棒的审讯录像。然后我们不得不取消了计划,因为John总算追到了Greer,你开枪打了他的脚,你把他绑在椅子上,你说‘这是因为你折磨我女朋友。’然后把酸液倒在了他腿上。这真的很浪漫,虽然John那个傻方块儿不准我们把他折磨死。”




Shaw凝视了Root片刻,继续补充:


“再有一次是我为了接近号码不得不扮演一个急诊医生,我真的受够了,在我最多还能保持四分钟清醒的时候你突然出现了,还带来了一把赞爆了的步枪,它甚至还没公开,我不知道你从哪搞到的…..艺术般的视角,卡口的脚架。讲真的,那是我这辈子有人让我体验过最他妈浪漫的事。”


“你用那步枪太火辣了。”Root吸了口气。


“我知道,你给我看过照片。”




“这有点奇怪的,”Fusco说道,“浪漫,呃,我猜,这有点死缠烂打了,但是绝对的奇怪。”
他转向Root,“所以说暴脾气允许你对她做这些好事,她呢?她为你做过类似的什么吗?”




“你是说除了在证交所面临真正的死亡或者说被Samaritan抓走?”Shaw问道。


Fusco没说什么,这并不能称之为浪漫,Root在那几个月之后都还在发狂,甚至在Shaw逃脱回来之后都还有点疯。




Root轻抚着Shaw的肱二头肌,她大声地咬着苹果,在回答Fusco前若有所思地咀嚼着。


“Shaw做了很多浪漫事儿。她为了我回绝了Tomas。对她来说真是贴心到难以置信。”


“是的,他真的超性感。”Shaw说。Root点了点头。


“还有一次我从帮派逃跑的时候扭伤了脚,我什么都没说,但Shaw发现了,把我拖回她公寓还帮我揉脚。”


Shaw尴尬地咳了一声,“我忘记了。”




Root对着Shaw笑出了她最居高临下/不相信的笑,然后拍了她的肩,“它不是你那晚唯一揉过的东西。”


Shaw拍开了她的手。Root继续道:




“还有一次是你给我配了把你公寓的钥匙,几乎是强迫着我搬进来,你给我买了枕头,你让我装饰,然后每一天你都在假装你喜欢那些窗帘,抱枕,成套碟碗,还有那可爱的小鲨鱼浴帘。尽管我知道你可以少在意它们一点。”




“你还容忍我偷吃你的食物,这基本上是你每天做得最好的事,你废了每一个看我眼神不对的人的膝盖。还有有时候夜里你会做我喜欢但你不怎么享受的事,我甚至没有要求你。哦!还有,你为我从五角大楼偷来了那个处理器!哦,Sameen,那肯定是最浪漫的。”




Fusco看着她们,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有点像看无声恐怖片。Shaw一眨不眨地盯着Root,Root把啃光的苹果核扔进了Fusco的垃圾桶。


Shaw清了清嗓子,“我们该去车厢谈谈……那件事,嗯….呃….我们得谈谈。”


她转过来看着Fusco,“Bear需要散步。”


Root对他点头,瞪着她无辜的大眼睛。




Fusco试图远离地铁站至少半小时,然而Bear很快就厌倦了追逐那些鸽子。当他回来时,她们仍然在车厢里亲热。


Reese在一张塑料工作台上清理他的手枪。他友好地向Fusco点了头。


Fusco一屁股坐在他电脑前,“我想知道什么事是Shaw讨厌然后为了Root做的…..?”他坐了片刻大声问道。


“汤勺抱,”Reese故意高声低语道,“怎么了,我是在我们去露营的时候听到的。”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靠近Fusco,“而且除非Shaw是那个大勺子。”


“怎么可能?她那么小!”




“我听见了,”Shaw恼怒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来,“再说关于我们睡眠习惯的任何一个字,我就让这位活泼的小神经病电死你们。”


“Sameen!”Root责备她,努力压低她的声音但并没有成功,“在你把我胸罩还回来前我没法去电任何人!”




-fin-


注1:指多性恋和无性恋


注2:原文hooking up,勾搭,从接吻到ONS都可以有。

评论
热度 ( 338 )

© 不闹不想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