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riage Issue(12)(13)(完结)

喜欢!甜甜的!

hodyang·八荣:



Marriage Issue(1)  


Marriage Issue(2)




Marriage Issue(3)




Marriage Issue(4)




Marriage Issue(5)




Marriage Issue(6)




Marriage Issue(7)




Marriage Issue(8)( 9 )(10)




Marriage Issue(11)


12.


如果在一天之前,在Shaw第一次见到克拉丽莎的时候,有人告诉她,这么一位,如此优雅冷静的,看上去连一句脏话都不会说的完美小姐,居然会拿枪指着别人,或者说,指着她心爱的丈夫,企图谋杀他。她是不会信的。而现在,她站在这儿,目睹着一切的发生。


多么奇妙的一天啊。


Shaw上前一步。克拉丽莎下意识的把枪挺直了些。杰姆斯随着她的动作身形强烈一颤。情形依然千钧一发,看上去再糟糕不过。唯一的好处是,(当然,我们什么时候都要学会从好的方面看待事情)这会儿,两人都没空去问询问Shaw和Root为什么会从自己家的衣柜里跑出来。


“伙计们,”Shaw开口:“都冷静点。杰姆斯,别乱动,在有人拿枪想杀我的时候,我可不会弄出什么格外小动静来提醒别人来射我。特别是对面是一根本没扣过扳机的主,你知道新手们一般都是怎么射出第一枪的吗?走火。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开枪了!好的,就站在那儿,男人一点。现在,”Shaw叹了一口气,“克拉丽莎,放下你手中的枪。拿枪根本不合适你。你这种握法,单手,手臂还弯着,大拇指的位置也不对。开枪的后坐力能把你的手腕扭折后再把整只枪都甩到你脸上,会留下一个红辣辣的印就像手枪给了你一巴掌似得。你不想这样吧?”Shaw停顿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说道,“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其实你压根就没打开手枪保险。”


“谢谢。”眼泪还在她的眼眶,但克拉丽莎迅速冷静的打开手动保险,重新把枪举起来,还慢慢拉动了击锤。这次姿势看上去标准了不少。


糟糕。Shaw开始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了。克拉丽莎是认真的,她那双过于清澈的眼睛在告诉她这一点。Shaw错把她当成那些浮夸的抓马女王。她错了,克拉丽莎是个认真的人,就算她发疯了,也是认认真真在发疯。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Root,Root在就在站在她的左后方一点点,她惊讶的发现,她现在神态严肃,穿戴整齐,看上去得体极了——Shaw不得不赞叹这一点,Root有那种天赋,好像世界是她的舞台,她想扮演什么角色全凭心情。这让Shaw总觉得自己像个散场后慢了半拍被落单的观众。就像此时此刻只有自己对之前发生的事感到狼狈一样。无论如何,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准时来赴宴的戴安娜夫人,或者任何稍微比她性感点的体面人物,总之一点都不像一个柜子里的强奸犯——一点也不像。Shaw咬牙想。


于是Shaw又重新看回克拉丽莎,今天她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一个克制又体面的女人终于显露出她们真实情绪的时候有多可怕。千万别惹她们,你真的不知道她最后会做出什么事来。


“克拉丽莎,”Shaw慢慢想出话来说,一边寻找任何机会准备夺走她的枪,“当我们还一切正常,坐在一个餐桌上吃饭的时候,不管目的是什么,我们当时尝试着成为朋友。你是个不错的人,所以我想告诉你——”


“我们是朋友,所以我听从了你的建议,你记得吗?开枪打死他。一了百了。我从没一刻比现在觉得这句话听上去如此正确。”


“糟糕,我真的说过这句。”Shaw顿时没话讲了。


但是她又想了想,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但是我们是不同的,你不是我,习惯了用枪解决问题——


克拉丽莎打断她:“因为你觉得像我这样的人不敢开枪?太乖到不敢做任何出格的事,太无知到根本不懂愤怒伤心的滋味?告诉我,如果你的爱人背叛你了,你会怎么做?你为他放弃了一切,你假装没看见那些痕迹,你帮他掩盖他的错误,甚至愿意试着去相信他的谎言,但是,到头来——”克拉丽莎的声音里透出哭腔,还有一丝破碎的嘲笑,这个组合听上去让人绝望,“你自己都不相信这一切。告诉我,你会怎么做,才能结束这可悲的一切?”她终于把目光从杰姆斯身上移开,看了看沉默的Root,又重新看回迷茫的Shaw,笑了一下:“也许我问错人了。你不会想这么多,对吗?那么你呢?Sara,也许我不知道你的真名,但我想我们更有共同语言。我能看出你有多沉浸在爱河里,就像当初刚结婚的我。这是你们唯一不需要假装的东西。如果她不爱你了,你会怎么做?你会因为爱而杀人吗?”


    “我会。”Root清清楚楚的平静回答。Shaw再次回过头去看她。


“——但是你不会。克拉丽莎,你不会开枪的,不是因为你不够愤怒,或者伤心,只是因为你不是这样的人。你不是一个杀手。而我是。”


Root脸上露出那种落寞表情。Shaw突然辨认出来,这个表情在Root和finch争吵的时候露出过太多次,是独属于Root的,难得的认真,甚至带着悔恨的表情。她这时脸上显得很平静也很坦然,好像并不回避自己的过去,但是Shaw总觉得下一秒她就要哭出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是,Root面对finch的时候总是显得更为诚实脆弱,也许是习惯了从他身上寻求宽恕和理解。


Root带着这种表情继续说:“我杀过人,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我不觉得你会想要了解它。实际上,如果你要开枪,你早开了。你下不了手,你自己知道这一点,而且越来越清楚了。否则你根本不需要向我们寻找认同。”她上前一步,现在和Shaw站在同一水平线。她加深了自己的语气,增加说服力——


“你不会杀杰姆斯的,这和你爱他或者恨他都没有关系,你真的要开枪吗?杀死一个你已经拒绝的人。Shaw说得对,枪不能解决问题。你足够聪明到想清楚这一点。只要愿意,我们能想出无数个比杀人更好的解决办法。”


“比如离婚,”Shaw补充说。“或者揍他一顿。也可以先揍他一顿再离婚…………”


克拉丽莎缓缓的把枪放下了,你可以看见她的意志是如何自我瓦解的,她最终垂下手的时候,似乎所有的力气都从那个松开枪的手里流走了。她现在看上去憔悴又颓然,甚至不愿意多看杰姆斯一眼。


Root从地上捡起那把枪。


”……谢谢。”杰姆斯突然小声出声,提醒着大家他还在这儿。他现在脸上的表情也很复杂。他好像刚从凝固状态苏醒过来,意识到自己不会被自己妻子杀死好像并没有让他缓解多少。像胆战心惊的站了太久,他第一个坐下来,双手用力的揉过自己的脸庞,抚顺自己的头发。他也不再像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政客了。


Root走过去,把枪抵在他头上。


“你在干什么?”Shaw喊出声。她觉得今天自己经历了两场情绪过山车,已经够心惊动魄的了。


“问问题。”Root简短的回答,“吉姆,我想刚才的话你也听得很明白了,你的妻子不打算杀人,恭喜——或许我该先这么说一句。但是我会。只要需要,我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所以,认真思考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


在这样的威压下,杰姆斯只好点了点头。


“记得艾瑞克·米勒这个名字吗?”


杰姆斯的眼睛惊讶的瞪大了。


“我想这应该是一个yes.很好,当时你是格兰德公司的主辩律师。这个案子很成功,这也是你和格兰德公司的合作开始,对吗?”


杰姆斯艰难的点了点头。


Root叹了口气,“这真的是很长的一天,我们长话短说好了。你知道格兰德公司在搞什么勾当,你也有证据,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拿到的。但是我刚从克拉丽莎的电脑拿到了,所以别浪费时间否认。”


“我想这可能是你和格兰德公司的一种交易,它提供你资金,你帮他们保守秘密。但是如果克拉丽莎也知道这件事就有点不妙了,所以你决定杀她灭口,但是自己动手太容易露出马脚,所以你故意和艾莲娜吵架,激发她来下黑手,这样你还可以安安心心当你的好丈夫,除了没料到刚才的那种情况。我不知道你的挽回戏码为什么会演的这么逼真,也许你还有一丝人性,在克拉丽莎遇袭之后后悔了,真的打算……”


“也许你只是猜错了。”杰姆斯开口。“我知道出轨这件事让我看上去就是个人渣,但是为了一点钱杀死自己的妻子,我还没有卑劣到这个地方。我是无意间通过艾莲娜知道格兰德背地里在走私军火,并做了一番调查。这在我打赢官司之后,我之前对此一无所知。我想过将它公布于众,但出于我和格兰德公司的律师-辩护人条约约束,我必须对此保密。当然,我的确有私心,如果让人知道我和这种公司关系匪浅,我的政治形象将毁于一旦。”他抬头看克拉丽莎,“克拉丽莎也同意这点。我们之前出了点问题,就是因为这事。而她最后为了我选择了沉默。”


克莱丽莎在Root的眼光下点了点头,然后她终于对上杰姆斯的目光,“很可惜,这一次,我没法再原谅你。”


杰姆斯苦涩的低下头。Root干脆地收回枪。“谢谢你们诚实的回答。我想事情就要水落石出了。”


杰姆斯又猛烈的抬起头来看她,Root抬了抬眉毛:“怎么,好奇想杀你妻子的人的究竟是谁?如果不是你,也不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富家小姐,只可能是那个比你更害怕资料被泄露的格兰德公司了。不过你放心,这些资料我会把它们放到网上,如果人人都知道这些事情,就不会有人专门去找克拉丽莎的麻烦了。”


 


 


13.


“就这样结束了?”走出霍夫曼家,Shaw难以置信的问。


“我想,杰姆斯这次选举大概是赢不了了,和自己有密切关系的大公司涉黑的新闻即成为焦点,加上妻子突然决定和他离婚……祸不单行啊,但正如你经常说的,这也不关我们的事了,亲爱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Shaw停下来,开始怒视Root。


Root同样停下来,她回过身端详了下Shaw的面容,简短的“哦”了一声。


“……你不打算谈谈这些事?”Shaw皱起眉头,“比如上一秒还是好好的,下一秒你就要在柜子里上我了,天啊,这事说出来感觉比之前它发生的时候更难以置信。”


Shaw发誓,如果Root这个时候敢露出一个笑容或者再说任何一句俏皮话,她就真的揍过去了。她都准备好了,但是Root没有。非但没有,她表现的很沉静。夜晚把一切都渲染的很沉静。


于是她只好继续咆哮:“而你还在问我为什么不想和你做任务。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我真想把你的脑子扒开了看看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而实际上,我不知道。”Root终于说。


“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她抬起眼来,正视Shaw,她脸上出现了那种表情,今天的第二次,Shaw认得的那种表情。


Shaw不知道她是应该为哪点感到吃惊,Root专门对她露出的那种诚实脆弱表情,还是她刚刚说的话,Shaw以为……Root不会有这种时候,她总是显得有那么聪明绝顶,还有个无所不能的上帝朋友,她还以为她总是把一切搞得很清楚了。


她看上去总是把一切都搞得很清楚了,好像凡事都在她意料之中。这就是Root。神秘迷人的Root。游刃有余的Root。无所不知的Root。


还有现在这个正在愁眉不展的Root。这个Root正在说:“sameen,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对你,该怎么处理这段关系。大部分时间的时候,我很开心,开心的似乎有点过头了,冷静下来的时候,我又有点害怕,害怕失去你。这让我下意识的更想抓住你。这听上去很荒唐也很可笑,但这也许是我做出这一切的原因。我想我是搞砸了。”


一阵沉默。


“你的确是。”Shaw露出一个浅笑。在夜色之间并无人看见。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在这段感情里困惑无助的人居然给了Shaw一丝安慰。


“你还有一点说对了,这想法的确很荒唐。”Shaw接着说。


“没错。”凝视了Shaw一会,Root最后回答。


“这就好了。”Shaw开始大步流星的走起来,然后她又想到了一点,她骄傲的说出来:“你可以早点说出来的,就像我之前那样。没有人能事事做得完美。”


“你说得对。”Root露出一丝微笑。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她因为不想搞砸而搞砸了一切,但是Shaw就这样平静的接受了,她表现的就像能接受她任何样子,而她还愚蠢地在思考她是不是爱自己或者如果她不爱自己了会怎样。多么愚蠢!


 


现在她们回到那个临时的家里。电视上开始插播一条重要新闻,曾经因诽谤罪入狱的知名记者艾瑞克·米勒重新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称带来了有关格兰德公司集团犯罪的最新证据。这条消息立刻带来了爆炸性效果,新闻热线的主持人试图连线格兰德公司方面却没有得到直接回应。一个财经方面的记者开始分析这个消息会对明天的股市带来怎样的影响……Shaw关掉了电视。


她把视线从壁炉上面的电视一刻,滑过整整嵌满一墙的落地书柜,最后轻轻落在墙上的一幅女性肖像画上,她是位包裹的紧紧的,小臂上围绕着毛皮围巾的年轻小姐。Shaw能看出……她也许很有钱?那些油画里的女子总是带着副自我克制的表情,也许这是绘画所需要的礼仪,为了彰显她们所受的教育和地位。Shaw通常很难看出活生生的美来。不过话说回来,这总比现代的艺术画好懂多了。但她又不是finch,可以对着任何一幅画看上个半天。Shaw叹了口气,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无聊。


她现在正坐在餐桌前,用手托着腮,等着Root用着——据说是从克拉丽莎那学来的秘方,为她做一份苹果派。厨房里的灯光明亮但不至于刺眼,她能看见Root忙碌又安静的身影。这场景平凡地如此不可思议,竟让她想起儿时的那些时刻,当父亲回家后,为他准备晚餐的母亲,还有在餐桌前翘首以盼的自己。这些平常的,她以为自己不会在意的,早已遗忘的平凡时刻,此刻重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驱散掉心里的那种奇怪感觉,站起来,打算去看看Root做的到底怎么样了。


耳机里突然传来一阵声音,finch在那边礼貌的问好:“Ms.Shaw,晚上好。”


而Shaw第一次觉得finch的来电不是那么受欢迎了。“也许哪一天我会开始后悔没有把八小时工作制写进我的合同里了,finch。”她没好气的说。


“这个我们可以商量。”finch竟然轻轻笑了一声,像是知道她永远不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似得,“我这次打来并不是因为工作。”


Shaw惊讶好奇的挑了挑眉。她记忆中的finch,严肃理智一丝不苟的代表,道德上绝无挑剔的好人,一个天知道他有多少钱总之还算大方的老板,可不会专门打一个电话来跟她唠家常。


而finch此时的声音听上去都有些不同了,他带着点期待但是简短的开口:“我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房子。Ms.Shaw。”


像是理解Shaw一时的困惑,他补充道,“这是你之前和我提过的,要一个新房子。”


Shaw恍然大悟。现在是亿万富翁履行他承诺的时刻了。但是她的目光又在这个豪华到过分的客厅转了一圈,有点迟疑:“但是,会不会太大了?”她的目光停留在对面的那个厚重书墙上,“也许,也太多书了?”


“说起这个,”finch的语调有点兴奋,“看见书柜左边墙上的挂灯了吗?”


Shaw走过去,按照他的指示向左转动了三圈。书柜像门一样缓缓打开了,露出它真正隐藏的陈列品——各式各样的枪。


Shaw高兴的舔了舔嘴唇,里面甚至真的有一只火箭筒。“finch,这都是你准备好的?不得不说,这是我最佩服你的一次了。”


“Mr.Reese也帮了不少忙,特别是枪的种类的挑选上。我得承认我对此一窍不通。”


“把枪藏在书里,这想法太天才了。这得花不少时间准备吧,你是怎么在一天之内办到的?”Shaw的手指不可思议的拂过那些枪。


“实际上,这些书也不算浪费,我想Ms. Groves会喜欢它们的,而且,我打赌她也会喜欢楼上的电脑室的。这方面就是我比较有发言权了。”


Shaw的手指停住了。她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想的对。”finch肯定她脑海里的念头。“这不是一时兴起,我早就想送给你们一套房子。也许纽约并不是最合适居住的城市,但是我想,也许有一天,你们会想要一个家。”finch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和蔼的长者。


“Root知道吗?”Shaw最后缓缓的问。


“她知道的只比你早一点点,是把这个房子选为临时避难点,我让她提前到达的时候我告诉她的。老实说,她的反应好像比你现在还要震惊一点。”finch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好笑,“我并不想吓坏你们。这只是一个礼物。一个善意的祝福……”


“finch。”Shaw打断他,但是一时之间什么也没说。


但是finch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他急急忙忙的说:“……抱歉,Ms.Shaw,bear好像又在咬那些皮质的古书了……”他用一个蹩脚的借口挂断了电话,没有给Shaw拒绝的机会。如果她想要拒绝的话。


Root这个时候端着她那花了太久时间的派走过来,她看了看Shaw的表情,又看了看那个布置精心的武器间,放下盘子,开口说道:“是不是圣诞老人刚打电话告诉你今年的的圣诞礼物已经到了?”


“你的笑话不总是那么好笑的。”Shaw说。


Root正了脸色,叹了口气,“Harry会伤心的。不管这是一位慈爱的祖父为她的孙女过早备下的成年礼,还是慷慨的亿万富翁表达他的情意的特殊方式了,别生他的气,让我来想想怎么拒绝他好了。不能伤一个上了年纪的爱着你的人的心啊。”


“谁说我要拒绝了?”Shaw说。


Root真的吃惊了。她有点结结巴巴的说:“噢,我以为……你会说……‘我没准备好’,或者‘我们没准备好’……”


“有人告诉我,有些事情你永远没有准备好的一天。但是刚我坐在这儿,我有点发现,我其实挺喜欢这个地方,这种感觉的。”Shaw说。


Root没有说话,她开始满怀爱意的看着她,现在她知道她不需要隐藏这些情感了。


Shaw移开她的目光,开始满怀爱意地看着那个派,她迅速的找了个叉子坐下来,对着派深情的说:“终于等到你了。”


Root继续满怀爱意的看着她。


就在她要把食物放进嘴巴里的时候,她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急忙把刀叉放下来:“有一件事,我真的还没准备好。”


“什么?”


“结婚。”


“……啊。”


Shaw难以置信的摇头:“你忘记了?这不是你每隔几分钟就念叨的事吗?”


Root弄了一下她的头发:“其实还好。”


“但是你说你看了《绝望主妇》还有别的什么的,我还以为你很想结婚!”


“我说这个,只是你的反应很有趣罢了。sameen,我是看了《绝望主妇》,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这些人,生活中不过是要面对些不懂事的孩子,出轨的丈夫,或者是一个小小的谋杀,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遇上“天网”要控制全人类然后反抗它这种剧情的!”Shaw喊道:“这不是一个玩笑!我说过你的笑话不是很好笑了!”


“……我的天,所以你真的考虑过这件事,对不对?”


“……什么?”Shaw低下头,看着她心爱的派。它依然比眼前这个人看上去有吸引多了。


“结婚。”


“……我对着我的派发誓,今天你再说一句这个词,我就把你扔出窗外。”


她瞪着Root,直到Root收起笑意。她最后也坐下来,开始满怀期待的注视她,有点紧张的说道:“吃吧。”


Shaw终于把一块派放进了嘴中(终于!),她咀嚼了几下,停住了,然后有些艰难地说:“我猜你是第一次做苹果派,对吗?”


Root的眉头降下来,她自己也尝了一口,然后迅速地道歉:“我真的是按配方上说的做的!也许是火候问题,老天!也许我就是弄不好这些,从小时候开始就发现自己没这个天分了。别吃了,我没做好……”


Shaw抓住装派的盘子没让Root端走:“也没那么糟。”她慢吞吞的说,又吃了一口:“我吃过更糟的。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有一次我吃一只烤焦的臭鼬的事?……”


意识到Root没说话,Shaw抬起头来看她,Root在笑,笑容越放越大:“谢谢你,Shaw。”


“……为什么?因为我有不浪费食物的好习惯?”


“我真的爱你这从不说真心话的好习惯。总是把自己装的那么酷,生怕别人发现你有多好似的。”Root的笑容就像一颗饱满的核桃裂开的样子。她的赞美是真心的。


Shaw发现她对面前这个前所未有坦诚的Root也不是那么吃得消。特别是现在这个喜气洋洋的宠溺笑容,让Shaw觉得自己大概变成了什么可爱而毫无战斗力的宠物。而且,她意识到,不仅仅是此刻,以后都应该是了。


她放下叉子,轻轻哀叹:“Root,我恨你。”


“我也爱你。”Root 说。然后她吻了上去。


 


【end】




 


 


 



评论
热度 ( 465 )
  1. No.20160418hodyang·八荣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 不闹不想要 | Powered by LOFTER